第一部 背景——第一章 春天,那个关押民工与狗的大院
2006-06-15 17:35:00
  • 0
  • 47
  • 24
第一章 春天,那个关押民工与狗的大院

北京到昌平的路上有一个临近看守所和看守所面积差不多的大院,那里就是关押民工与狗的地方。


附近的人都知道那里就是北京的收容遣送站,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挂牌子。至于那个院子还关押狗,我是和一个保安聊天时才知道的。院子的前半部分用来关押待遣送的人,院子的后半部分用来关押流浪狗。保安说,狗不多,人常常是满的。


2003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我长久徘徊在院子的周围。这高大的围墙究竟象征着什么?一面是城市的奢侈豪华,另一面,就在这里面,是陌生,恐惧,悲哀,奴役,遣送,殴打,最后还要摇尾乞怜。这就是很多中国农民带着希望来到首都的结局。这个城市有400多万外来人口,警察们不用担心这个院子会空着。


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这高墙内外的故事,那些被关押的人们面对暴力,他们如此的无助,只有听天由命。这光天化日之下的暴行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谁赋予他们这样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力?


2003年3月26日



关注这个大院和写下这样的日记对我来说不是偶然。或许是因为出生在贫困的农村,或许是因为富有同情心的天性,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农村问题,关注这个社会最贫困无助的人群,关注他们的尊严和权利。


1997,开始关注上访


1997年11月,中央电视台东门焦点访谈的来访接待窗口前,我看到了成群结队的上访者。从那以后,我经常去那个小小的传达室。也就是在那里,我知道中国有“收容遣送”制度,那些上访者中很多人曾经有过被收容遣送的经历。


2000年夏季的一天,我曾在那里眼看着一个山东菏泽来的妇女因极度焦虑和悲伤发疯了。我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在向同样是来上访的一个人要水喝,那人不给,她就开始向结伴而来的另一个妇女抱怨没人理她们,过了一会儿,她开始哭着要回家。然后她开始哭着闹着推打接待室里卖纪念品的桌子。她又跑到外面电视台大门口嚷着要进台里,说要找一位著名的主持人为自己伸冤,与门卫扭打在一起。很快,一辆警车开过来把她带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问题来到北京,但可以想象,两个农村妇女,来到北京,找到这个地方,是多么的不容易。那个在眼前渐渐精神崩溃的妇女长久震撼着我的心灵。


上访者最集中的地方在国务院信访办附近。走过一个长长的过道——丢满了垃圾两边是被熏黑的写满标语和口号的高墙,就能看见这个上访的最后希望之地。2000年底,北京那一年最寒冷的一天,在零下十四度的寒风中,我看见一个人蜷缩在报纸和塑料布堆里,那里是他过夜的“床铺”。在这里,我听到了无数悲惨的故事,有的上访者年复一年,以至于后半生都在上访和被驱逐的路上。


在中国,上访者如此之多以至于聚居成上访的村落,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也不是某一霾棵诺奈侍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