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奥巴马只为一个简单的常识
2008-06-13 10:27:35
  • 0
  • 8
  • 50

2008年6月3日,奥巴马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很多黑人白人支持者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奥巴马的成功不在于其家庭出身、阶级地位、种族身份等优越条件,而在于他的个人魅力,在于他为美国描述的美好梦想的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同和支持,这就是民主政治。奥巴马的成功重复了一个简单的常识——政治可以是美好的,文明、开放、公平竞争可以成为民主政治的主流。



奥巴马走到今天,不是因为其种族优越。曾经,在我们的教科书上,美国是一个种族歧视严重的国家,以至于直到今天很多中国人仍坚固执地认为奥巴马不可能成为美国总统就因为他是黑人。不可否认,今天的美国依然存在种族歧视问题,但这些歧视就像我们生活中一些人不喜欢和一个长得丑的人接近一样,只是个人的偏见或感觉,最多算得上文化歧视,而不是制度歧视。从国家制度层面,美国的种族歧视早已经成为历史,而且,国家努力通过各种方式纠正种族历史造成的事实上的不平等,从某种意义说,民权运动以来美国的“种族纠偏”工作已经成了一种不可撼动“政治正确”,近乎走火入魔,比如,几乎每个电影都少不了黑人担任角色的正面形象,如果一个商业广告里出现了三个以上角色,里面一定会有一个是黑人,如果有四个角色,那通常还会加上一个亚裔面孔。奥巴马的肤色也许会让有的美国人暗中抵触,但抵触奥巴马的种族主义者注定是极少数,而且绝对不敢公开站出来拿肤色说事,谁敢拿肤色说事一定要被千夫所指。在一个白人占大多数的国家,如果时光倒流50年,一个黑人成为总统是不可想象的,但2008年奥巴马获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甚至可能成为总统,这不是因为他是白人或者黑人。奥巴马的胜利与其说是种族平等里程碑式的突破,不如说是美国消除种族歧视的一个自然结果。



奥巴马走到今天,不是因为其家世背景显赫。正如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类社会一样,美国社会也很重视家庭背景,比如,国家领导人的子女可以戴着“名人”的桂冠更容易进入名牌大学,名牌大学毕业生相互照顾提携,等等。这些都是现实,现实从来没有绝对的平等。但是,美国的不平等不是躲在暗处,不是以平等名义进行的不平等,耶鲁大学毕业生的子女更容易读耶鲁大学,这是招生制度的规范的内容,布什当选总统以后提名的政府部长都是自己的亲信,这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小布什确实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但克林顿没有,奥巴马没有,美国历史上至少16任总统出身贫寒。1992年11月总统大选,在任总统老布什败给了出身贫寒的阿肯色州州长克林顿,2000年11月总统大选,在任副总统戈尔败给了德克萨斯州州长小布什,2008年6月民主党初选,拥有一个前总统丈夫的希拉里败给了贫穷家庭出身四年前还是无名小卒的奥巴马。奥巴马的成功在2008年重新诠释一个简单的常识,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这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公共职位向所有人开放,不管出身如何,贫穷还是富裕,只要你有能力和品德,你就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奥巴马走到今天,不是因为其万贯家产。“金钱政治”、“虚伪民主”是我们中学教科书给美国民主制度贴上的标签,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亿万国民排斥民主的理由。但是,从林肯到克林顿再到奥巴马,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谁当选美国总统和他的财富多少没有关系。竞选总统的确需要钱,但需要钱不等于民主政治变成金钱政治。首先,竞选资金对一个国家而言是必要的和值得的,不仅选举的狂欢节带动了经济增长,更重要是让公众了解候选人让全民参与公共事务让民主变成了现实。其次,这些竞选资金的来源有着严格的法律规范。这些竞选开支不是我们中学教科书上说的“来自大资本家支持”,而是绝大部分来自普普通通的选民。美国1971年通过的《联邦竞选法》对竞选捐款设立了明确的限制,限制数额随着通货膨胀不断修正,2002年新修订的竞选法规定,企业和工会不得向候选人捐款,个人对总统候选人捐款总额在党内初选和大选两个选举中分别不能超过2300美元,就是说在一个选举年份每个选民给一个候选人捐款最多不能超过4600美元。奥巴马在总统选举候选人提名的竞争中他一共筹得2.33亿美元,其中80%以上来自网络捐款,这些网络捐款90%以上都是低于100美元的小额捐款,是130万普普通通的美国人在为奥巴马捐款,是因为他们支持自己的偶像。奥巴马最新的故事在重复一个简单的常识,不是有钱才能得到支持,而是得到支持才有钱,才能成为美国总统,决定一个人能否当选总统,不在于大资本家的支持,而在于人民的支持。



奥巴马的成功在于其聪明智慧,在于其良好的道德形象,在于其给美国人描述的纯真的梦想。奥巴马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在华尔街一家咨询公司工作,成为高级管理人员挣百万乃至千万的财富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梦,但他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两年后他回到芝加哥的黑人社区,从事社区自治服务。他在社区里扎根多年,全身心推动黑人社区住房条件改善,推动黑人与白人社区融合等辛苦而细致的工作,为陌生人的生活改善和尊严而努力。2004年11月,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参议员,他的讲演征服了美国,他的那本自传《我父亲的梦想》更是感动了无数美国人——奥巴马的父亲是一个来美国寻梦的肯尼亚黑人。如今,这位黑人的后裔开始给美国人一个新的憧憬,一个不再有种族歧视、社会不公和对外战争、甚至地球都能被拯救(减缓全球变暖)的梦想国家。6月3日晚上,很多黑人白人支持者留下了幸福的泪水,这是一个“我们可以改变”的国家,一个梦想可以实现的自由的国家。



奥巴马的成功并不是中国的环球时报6月5日所说的“打破了美国规矩”,而是验证了美国的规矩。所有的人都必须遵守宪政规则,一个家庭出身平凡无权无势的黑人凭借个人努力也有机会成为总统,总统竞选是开放的真实的竞争,人民的选票最后决定谁是总统,这就是美国的规矩。也许希拉里内心里并不服输,但她必须认可民主制度的规矩,她甚至早已经习惯于这种认可,对政治的理解——政治人物之间是竞争对手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已经成为他们的文化,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的,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那个超级大国的繁荣富强不是因为其政治人物的“政治智谋”多么高超,不是因为在民主制度背后塞进了多少肮脏丑陋的卑劣的操控,恰恰相反,他们的繁荣富强建立在真实的民主制度之上,无论他们的民主制度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没有人能否认那是一个真正的民主法治的社会,一个自由公正的社会,一个要比我们纯洁的多的道德的社会。现在,离美国总统选举差不多还有五个月时间,我们无法预知谁会当选,毕竟,决定选举结果的不仅是个人魅力,还有选举技术,甚至一些偶发事件。但可以相信的是,无论谁当选,都是人民的选择,无论谁当选,民主政治的主流是文明、开放、公平竞争。



这本是一个简单的常识。但是,这个简单的常识却远离我们的很多国民。在新浪网上关于奥巴马获胜消息后面充斥各种怪异猜疑的留言,他们起初以为奥巴马因为是黑人肯定不可能赢得候选人提名,而当奥巴马胜利后,他们认为希拉里不应该退出竞选,而是应该跟奥巴马“死磕到底”,他们甚至推测奥巴马赢得原因在于“黑人小子便于驾驭”,是白人资本家的阴谋,认为希拉里转而支持奥巴马是一个巨大“高招”,是为了“到时希拉里的部分支持者或拒绝投票,或转而投麦肯恩,白人将倾巢而出以阻止黑人当选。”总之,选举一定是假的,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巨大阴谋,总之,他们从来不相信,更不敢奢望,政治能和真善美相连。这就是现实,我们悲剧的现实——生活在这样一个数千年专制的国度里,太多的野蛮残酷让他们对一切美好的东西失去了信心,甚至失去了想象的能力,他们不敢相信,选举能够不会被操纵,媒体真的能够自由表达,法官真的就能够独立判案,人民真的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政权更替能够不伴随阴谋诡计甚至刀光剑影。



关注奥巴马,我无意关注美国人的幸福,我只想用奥巴马的故事重复一个简单的常识——政治应当是美好的,政治可以是美好,政治是为公众谋福利的事业。我们怀着这样纯真的梦想,不是因为不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和现实,不是不知道在漫长的传统中政治的野蛮残酷,不是不知道人性恶的一面,但我们执着于相信,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权力本应属于人民,但在漫长的历史上,政治被专制制度严重异化,以人民的名义,阴谋家独裁者谋取无限膨胀的私欲。过去两百多年来,民主成为人类文明的潮流,政治开始还原为其本来面目,也许,所有的政治家都不是那么完美纯洁,但在制度的约束下,在透明的公众关注下,他们即便有私欲也没有机会膨胀,也许,民主政治不会选择最有能力的政治家,但至少,那些不择手段的阴谋家不可能践踏人民还能以胜利者的姿态趾高气扬。相信人性美好的一面,相信制度可以抑恶扬善,相信伟大的道德力量可以推动良好制度的运转,这是我们的希望,这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我们相信,我们坚守,总有一天我们会让这个国家所有的人相信,政治应当是美好的,政治可以是美好的,这是一个文明的新时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